当前位置:首页 > 智慧城市研究 > 详细

智慧城市研究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智慧城市研究 > 智慧百科

智慧城市最重要的是做深做透, 不停留于表面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 2016年08月09日
字体大小:

  作为世界智慧城市(智慧国)建设启动较早的地区,新加坡目前智慧城市的排名世界靠前。

  新加坡资讯通信发展管理局中国区司长庄庆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新加坡的最新规划已经在朝着物联网的方向发展,他认为,建设智慧城市最重要是能做得深做得透,不能停留在表面,政府应制定一些政策和标准来拉动企业的参与。

  记者:中国近几年地方智慧城市建设非常火热,不少地方也都出台了智慧城市的行动计划等政策,你如何看待中国目前的智慧城市建设?

  庄庆维:中国目前很多城市智慧城市都发展得很快。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对智慧城市极为重视,政府的投入力度也很大。在技术方面,可以说中国跟新加坡没有什么太大的差距,甚至在很多技术领域,中国都有更为创新性的想法,所以新加坡在这些领域也需要向中国学习。

  我们认为,“智慧城市”只是一个口号,而不是一个终点,智慧城市建设主要还是要看怎么利用政府的政策和资源,通过技术的手段来改善人民的生活。

  从新加坡的经验来看,新加坡打造“智慧国”也并非最近几年的事情,新加坡从2006年就推出了智慧国的相关规划,去年年底,我们又推出了“Smart Nation2025”的规划。从规划的角度来看,虽然具体的技术方面有一些重点跟之前会不一样,但是我们最终还是以市民为主,达到发展产业、打造更高效的政府、创造更舒适的居住环境这三个目标。

  记者:你认为智慧城市建设中比较重要的方面是什么?

  庄庆维:有一点我们一直没有改变的是,新加坡对数据的重视。

  在1990年时我们就打造了全球第一个电子贸易窗口,打通政府部门信息壁垒,这三十年来我们一直在坚持,这个系统一直在演变,从政府部门信息的互联互通,一直在深化。现在不止是政府,我们也把将相关的企业带进这个系统,特别是跟贸易相关的企业,如进出口企业、物流企业、运输企业、银行、保险公司等,这样一家一家、一个产业链一个产业链拉进来,通过政府补贴,让这些贸易企业有信息化的水平,打造一个深度链接的这样一个生态系统。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尽管新加坡生产成本很高,但很多跨国企业要到新加坡设立总部,新加坡的办事效率是其他国家达不到的。我们在每个领域都打造了互联互通的平台,从政府与政府之间,到政府与企业之间,到企业与企业之间的互联互通,2020年新加坡的一个方向是政府跟传感器的互联互通,即物联网。

  举个例子,新加坡已经实现个人所得税申报的自动化,非常方便,这项业务就是基于大数据的技术上实现的。在未来的5到10年里,这个工作还将深化,将传感器的数据连接起来。我们的理念就是做深做透。

  记者:在重视数据的同时如何去防范数据开放所带来的风险,新加坡的经验是什么?

  庄庆维:是的,我们也遇到过安全问题,政府中的匿名数据不牵涉到个人的数据是可以开放的,但牵涉到个人的数据开放的前提,是多个数据来源整合在一起时不会导致个人信息泄露。

  怎么做到呢,在开放数据的前提下,要有个人信息保护法来限制企业手机储存利用分析使用数据,待企业的数据使用自律性培养起来的时候,未来可以逐步放宽对相关数据的公开,因为真正的价值存在于这些数据之中,所以我们在2012年就发布了《个人信息保护法》。目的就是有法律保障,才能逐步进行数据公开,没有数据保护法去公开数据,市民甚至企业会对公开数据产生抗拒或者失去信心,对未来公开数据的发展带来很大的阻力,个人信息保护法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需要推出的政策。

  记者:你怎么看待在智慧城市建设中政府角色的变化?

  庄庆维:我觉得需要有一个很好的协调政府部门之间信息需求的机制。新加坡有一个CIO的结构,我所在的部门IDA,职责类似于中国的工信部,我们也是充当了政府CIO的角色,新加坡所有部门的CIO都是由我们部门外派出去的,所有部门的IT项目都由我们统一规划、统一招标。统一准备需求,这样的体制可以更好地协调各个政府部门之间的信息需求,确保和减少重复建设,提高资源共享。

  记者:你对中国智慧城市的建议是什么?

  庄庆维:我认为建设智慧城市最重要是能做得深做得透,不能停留在表面。比如,打造贸易网很容易,但是打造互联互通的生态系统是需要时间的,需要很多企业配合来统一标准,需要政府的力量来拉动企业的参与。政府应制定一些政策和标准来拉动企业的参与,但这些工作需要后续的努力。

浏览次数: 【关闭
鹤壁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鹤壁市智慧城市管理办公室维护
地址:河南省鹤壁市淇滨区淇滨大道智慧鹤壁大楼5楼东 豫ICP备05010383号 2002-2014版权所有